新检测

新检测 首 页 学者风采 查看内容

一个更真实的胡适?

2013-11-3 | 作者: 张书克 | 阅读: 1924 | 发布: 新检测 | 来自: 南方都市报

[导语] 胡适不仅在创作中有学术不端的情况,在翻译时也有可指摘的地方。对于胡适翻译的哲学著作和文学作品,江勇振认真对照原文,指出了胡适的误译、漏译乃至胡乱翻译之处。江先生的工作使我们认识到,胡适的翻译是存在问题 ...


  江勇振著胡适传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它使得我们原本认为简单清晰的胡适的形象变得模糊起来。它告诉我们:此前不存在问题的,现在都有问题;此前没有疑问的,现在都有了疑问。它告诉我们:我们离真实的胡适还远着呐!

  传说中的胡适

  继第一部之后,江勇振所著胡适传第二部也出版了。按照江先生的计划,他的胡适传要写五部,每一部50万字左右。已经出版的两部,第一部65万字,第二部83万字,超出了江先生计划的字数。整个写作计划完成后,肯定是部巨著。

  给胡适写传记的人可谓多矣。从胡不归、毛子水、吴相湘到白吉庵、胡明、沈卫威、易竹贤、章清,再到欧阳哲生、罗志田、邵建,如果说胡适是一场戏的话,唱过胡适这出戏的人已经够多了。

  江勇振对于此前的胡适传记都不满意。对于江勇振来说,这些传记都大同小异。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些传记作者被胡适牵着鼻子走,对胡适留下的日记、书信、自传等资料缺乏怀疑的眼光,不加鉴别地全盘接受,结果上了胡适的当,掉进了胡适设下的资料陷阱。

  因为缺乏鉴别和怀疑,我们流传着太多关于胡适的传说:现代圣人、道德楷模、实验主义者、杜威信徒、自由主义者、及时雨、汉奸、战犯、肤浅、惧内,等等。在江勇振看来,许多问题,本来应该只是研究的起点,结果却成了结论。大家不思不想,不求甚解,不去怀疑和求证,把待证的假设作为结论,把学术研究的起点当成终点。

  其实,不仅胡适本人的说法我们不去怀疑、不去求证。我们有太多关于胡适的传说。江勇振举了一个例子。根据林语堂本人的说法,胡适曾经资助林语堂2000银元(相当于现在的8万元人民币),使林语堂渡过了留学生涯中的难关。不过,吴元康根据档案资料考证,事实并非如此。即便有吴元康的考证,这个胡适资助林语堂的传说还在流传着。(参见江著胡适传第二部下篇第5-9页)

  多年以来,经过胡适本人以及大家的努力,关于胡适的传说日积月累,已经堆积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胡适也几乎成了一个层层累积的传奇故事。在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前言》部分,江勇振都引了胡适研究《诗经》时的感慨:“两千年的‘传说’(tradition)的斤两,何止二千斤重!不是大力汉,何如推得翻?何如打得倒?”(江著胡适传第一部前言第8页,第二部前言第8页)江勇振显然有意要做一个大力汉,推翻胡适研究中的种种传说。

  在怀疑的基础上,江勇振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江先生的确找出了很多新材料。许多资料,此前的研究者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当然也不可能想到要加以利用,比如杜威、葛内特保存的胡适书信,康乃尔大学的学生报、课程说明,《北京大学日刊》中的胡适动态等。能够挖掘出这么多新史料,已经是江先生绝大的贡献了。更重要的是,江勇振还下了一番笨功夫、苦功夫。对于那些胡适读过的书,尤其是对胡适有重要影响的著作,江先生都找来认真细致地阅读,并和胡适的著作进行比对,对胡适的思想追根溯源,找出其源头来。

  我们来看看,在推倒胡适传说后,江勇振建构出的胡适形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学术不端的胡适

  胡适生活的那个时代,学术规范还没有建立,不甚讲究注释规范。江勇振认为,胡适一辈子都有引而不注的坏习惯。胡适援引别人的书、文章和观点却不加注脚,而且有拼凑抄袭的嫌疑。即使有时候有注释,注释也不规范,甚至有不老实的地方。(参见江著胡适传第二部上篇第116页的分析)用现在的标准来看,胡适可谓是学术不端的典型了。

  江勇振发现,对于胡适经常谈的实验主义,胡适也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刚开始,因为功夫还不到家,他并没有把握实验主义的精义,未能窥其堂奥,对实验主义存在很多误解和曲解。他经常挪用、误用乃至滥用杜威的思想和概念。其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论文就是误用和滥用的典型,和杜威的思想相差甚远。所以杜威没有让他通过,使他晚了十年才拿到博士学位。江勇振甚至认为,胡适其实是一个披着实验主义外衣的实证主义者。他的基本思想倾向和史学方法都是实证主义的。

  胡适不仅在创作中有学术不端的情况,在翻译时也有可指摘的地方。对于胡适翻译的哲学著作和文学作品,江勇振认真对照原文,指出了胡适的误译、漏译乃至胡乱翻译之处。江先生的工作使我们认识到,胡适的翻译是存在问题的,需要我们认真研究。

  江勇振还指出,胡适思想有杂糅挪用的特点。胡适往往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方便,把别人的观点拿来就用,也不注明是从哪里来的;而且,他善于把不同人物和派别的观点糅合在一起,而不去注意它们的区别和矛盾。

  在我看来,胡适杂糅挪用的特点反映的也许是时代的特征。胡适那个时代,输入新学理是时代性的要求。学术上是否不端、注释是否规范,根本就不是胡适考虑的问题。而且,对于胡适这样才气很大的人来说,大概不屑于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地引述别人的观点和话语,总是要加以修改、变化和创造性的发挥。很多时候,他从别人那里吸取了灵感,然后加上自己的东西予以化用。

  胡适杂糅挪用、引而不注的坏习惯给我们后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好在《胡适藏书目录》现在已经出版,我们可以根据这个书目,结合胡适日记、书信和著作中的读书记录,按图索骥,顺藤摸瓜,认真读读胡适读过的书,总能找出一些胡适思想的渊源。
123下一页
打赏 微博 QQ 微信
文章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Run by xinjiance.com Email: emsn@qq.com|手机版|QQ: 839371368|新检测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 2018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 Email: ems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