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检测

新检测 首 页 学者风采 查看内容

从刀马旦到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静

2003-6-5 | 作者: 刘茂胜 | 阅读: 2139 | 发布: 新检测

[导语] 在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副所长吴岳良研究员的办公室东墙上,三幅照片格外引人注目。一幅是他们夫妇在国外的合影,一幅是他夫人刘静怀抱女儿凯达的彩照,另一幅也是刘静抱着女儿的彩照,不过这是一个八开杂志的彩色封 ...

艺术家刘静(左)

  在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副所长吴岳良研究员的办公室东墙上,三幅照片格外引人注目。一幅是他们夫妇在国外的合影,一幅是他夫人刘静怀抱女儿凯达的彩照,另一幅也是刘静抱着女儿的彩照,不过这是一个八开杂志的彩色封面,压题是“说英语的刀马旦刘静”。 

  无论是戏装重彩的剧照,还是身着硕士服的毕业照或生活照,泉城走出的刘静都端庄动人。女性杂志说,不论在谁的眼里,刘静都是个美人。如果变换视角,走进她的精神世界,人们更会赞美她的刻苦、坚韧、自尊自强、与时俱进的奋斗精神。这位梅花奖得主、戏曲界的首位北大研究生,从演员成为研究员、从国外又回到国内,不断完成自己的角色转换,给人们塑造出现实生活中的一位年轻博嫂的动人形象。 

  苦寒梅花 

  刘静出生在山东济南的一个普通人家,在幼儿园时,她的表演天赋被老师发现,建议她学表演。 

  说不清是人生幸运的初始,还是艺术苦旅的开端。自10岁那年考进了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刘静告别了撒娇任性的童稚时代,以苦累为伴,一步步攀登艺术高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当人们看到台上的刘静身着戏装,或舞枪弄棍、或正反云手,一招一式光彩照人,唱、念、做、打样样精通时,外行人谁能想到幕后的辛劳。 

  刘静学的行当是刀马旦,要练出一身真功夫,没有捷径可走。少时双腿在平地上练撕一字,痛得汗珠连连落地,刘静从不叫苦。痛苦的练功记忆还有大夏天穿着冬装一样的胖袄,再捆绑上铁硬的靠头戴花冠,脑后插几面彩旗,几场戏练下来汗流浃背,戏装都是湿漉漉的。 

  像练武术和杂技行当最怕家里人看到一样,一次刘静的妈妈在练功房发现女儿身上捆绑戏装勒出的血痕,心疼地落泪。“看到妈妈心疼地流泪,我的心像刀割一样难受。”后来刘静也哭了,哭得很凶,泪水冲走苦和累的往事,也磨砺了百折不挠的意志。哭过之后刘静又穿上胖袄,捆绑上道具,发疯一样地苦练,向泪水洗礼后的艺术高峰不懈地攀登。 

  在老师们悉心的指导下,刘静以全优的成绩从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毕业,并在戏曲界崭露头角,在国内外的舞台上引人注目。她主演过《八仙过海》、《白蛇传》、《天罡阵》,并多次获奖,还多次应邀到美法德意日俄等十几国访问演出和学术交流,她在意大利获得过“罗马之泉奖”,国外的观众都称她为“中国来的大艺术家”。意大利国际文化中心主席克拉蒂尼对刘静的表演大加赞赏,称她为“最伟大的表演者之一”、“使人想到翩翩艺术女神降临人世”。 

  1995年5月,刘静作为中国代表参加了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同年12月在北京成功举办了个人戏剧专场演出。1996年8月,她又以雄厚的实力成为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的得主, 成为当时昆曲界最年轻的获此殊荣者。 

  归去来兮 

  著名科学家李政道先生说,“科学和艺术的关系是同智慧和情感的二元性密切相联的……两者都在寻求真理的普遍性。” 

  吴岳良教授最初得到李政道先生的推荐出国做博士后研究,也许研究粒子物理的吴岳良和从事艺术的刘静的婚姻也是在印证李政道先生的科学和艺术完美结合的理论。专业不同而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彼此相像,使在对艺术的唯美和科学求真的探索中的刘静和吴岳良走在一起。 

  在美国中西合璧的婚礼上,美国教授希望刘静和吴岳良在美国安家,生儿育女,并愿意协助办“绿卡”。其实友人哪里知道这对夫妇那时正在筹划着回国的事情。 

  吴岳良刘静夫妇认为,学成回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摆在从事特殊工作的博嫂刘静面前的人生之路却是未知的。首先是回国后干什么。对科学和艺术的追求都需要忘我的投入,科学家的丈夫没日没夜地工作,无暇顾家;如自己继续参加演出很难照顾家里,离开艺术自己就要丢掉专业和饭碗,何以立身。 

  那时刘静在国外已打开局面,养活自己没问题。她在大学举办的系列讲座颇受欢迎并引起轰动,外宾的邀请应接不暇。准确流利的英语、声情并茂的演唱、基础扎实的武功集中在这个美丽的东方女性身上。大批的洋人戏迷追着想当学徒。那时真可谓名利双收。 

  刘静十分留恋这段经历,但如不随献身于科学的先生回国,夫妻天各一方,刘静于心不忍;随之带给先生的各种压力和牵挂也是不言而喻的。 

  应该说那时刘静给予先生的理解、支持和牺牲大于对方的给予。这也许是国内外随迁的一批博嫂的奉献和境遇。 

  再塑自我 

  1997年初随夫回到国内的刘静有一段时间真有找不到“北”的感觉。房子变小,工资变少,住在中关村前楼遮后楼——“人目寸光”看不远不说,嗓子也要“锁”起来,想唱两声也不敢,“就像爱游泳的人不能下水,痛苦极了”。想起国外住处优美良好的环境,绿草坪、大森林,刘静很不适应。 

  生活的困难是暂时的,事业上的蓝图如何描画?面对国内竞争上岗的现实,自己的未来如何设计?刘静陷入苦苦的思索。 

  其实,可谓功成名就的刘静以梅花奖的荣誉足可以在戏曲舞台纵横驰骋,但是作为博士的夫人,她感到生活中还应有新的追求和定位。 

  百年名校北京大学的讲堂是学者展示才华的舞台。1994年刘静曾应邀给学生办讲座。一个学生问刘静,“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会选择什么?”刘静略加沉思后说,“我还会选择昆曲,其幽兰雅韵的艺术是我的最爱。不过我也会努力为自己争取和你们一样的学习机会”。 

  那次讲座之后,刘静进北大读书的欲望日益强烈。于是刘静决心真刀真枪地考一把,放弃了保送回母校读研的机会,决定报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 

  说干就干,刘静身上当年学艺的那种吃苦精神又回归了。接来双亲照顾孩子和帮助忙家务,刘静坐进图书馆,面包加矿泉水就是一顿午餐。一年下来,人虽然瘦了一圈,却换来金榜题名。1999年,刘静考进北京大学,成为名符其实的一名硕士研究生。 

  科学家吴岳良曾对爱人刘静说:“名人进北大可不是为了给自己镀金,你要真正拿到学位,可别成为花架子。”同学们也嘀咕名人读书有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可是戏曲名流的刘静却是能静下心来读书的好学生。 

  从掌声和鲜花簇拥的舞台走出的刘静,以自行车和三年的冷板凳为伴刻苦地变换着自己的角色。 

  春华秋实,2002年论文答辩的日子快到了,适逢北京盛夏,治学严谨的北大导师把刘静的论文毙了多次。为了修改论文,烈日下她从家里骑车到学校,一天几个来回,刘静流的汗不比过去穿胖袄练武功时少。 

  天道酬勤,答辩顺利。从此,中国戏曲界有了首位获得北京大学硕士学位的研究生,她就是随夫归国的博嫂刘静。 

  而今博嫂刘静已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除了继续在高校作兼职教授,普及和传播中国戏剧文化之外,她和同事正在收集史料,研究和编纂昆曲表演艺术方面的专著。 

  回国后掌声和鲜花少了,但刘静感到更累了。她慢慢适应了从台上到幕后的角色转变,她相信自己通过刻苦努力,幕后也同样会有人生的精彩。
打赏 微博 QQ 微信
文章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Run by xinjiance.com Email: emsn@qq.com|手机版|QQ: 839371368|新检测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 2018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 Email: ems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