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检测

新检测 首 页 学者风采 查看内容

周国平其人:他和三任妻子的情感世界

2018-1-6 | 阅读: 84 | 发布: 新检测

[导语] 在很早的时候,大学校园里就流传着一句话:男生不可不看王小波,女生不可不看周国平。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大多数的女生都是那么的关注周国平的作品呢?周国平的作品里有很多对女性的独特看法,尤其是因为周国平是个男人,这种异性的看法就更值得关注了。


  导读:周国平是当代中国最出名的学者、作家之一,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较早研究尼采的学者。在尼采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但是对于他来说,做让他为大家所熟知还是他的散文。甚至成为女性必读的作品,因为女性在其作品上看到的就是自己,周国平谈女人,一起来了解周国平三位妻子是谁,周国平雨儿离婚内幕。

  在很早的时候,大学校园里就流传着一句话:男生不可不看王小波,女生不可不看周国平。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大多数的女生都是那么的关注周国平的作品呢?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最关注的还是自己,所以女生在关注周国平的同时就是在关注自己,因为周国平的作品里有很多对女性的独特看法,尤其是因为周国平是个男人,这种异性的看法就更值得关注了。

  在如今的社会上,历来对女性都有相反的评价。在神话、宗教传说、文学作品中,是被讴歌的对象,是美、爱情、丰饶的象征,也是被诅咒的对象,是诱惑、罪恶、堕落的象征。时而被神化,时而被妖化。呈现出两个极端。从历史的源河当中,我们看到的是让女人承担起了可怕的历史包袱。

  周国平称:不知道什么是现代女性美,因为在我的心目中,女性美在于女性身上那些比较永恒的素质,与时代不相干。她的服饰不断更新,但衣裳下裹着的始终是作为情人、妻子和母亲的同一个女人。

  女人比男人更接近自然之道,这正是女人的可贵之处。男人有一千个野心,自以为负有高于自然的许多复杂使命。女人只有一个野心,骨子里总是把爱和生儿育女视为人生最重大的事情。一个女人,只要她遵循自己的天性,那么,不论她在痴情地恋爱,在愉快地操持家务,在全神贯注地哺育婴儿,都无往而不美。

  我的意思不是要女人回到家庭里。妇女解放,男女平权,我都赞成。女子才华出众,成就非凡,我更欣赏。但是,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现在人们很强调女人的独立性。所谓现代女性,其主要特征大约就是独立性强,以区别于传统女性的依附于丈夫。过去女人完全依赖男人,原因在社会。去掉了社会原因,是否就一点不依赖了呢?大自然的安排是要男人和女人互相依赖的,谁也离不了谁。由男人的眼光看,一个太依赖的女人是可怜的,一个太独立的女人却是可怕的,和她们在一起生活都累。最好是既独立,又依赖,人格上独立,情感上依赖,这样的女人才是可爱的,和她一起生活既轻松又富有情趣。

  其实女人自己何尝不想对男人有所依赖。当今社会最富独立性的女人或许有两种,一是在事业上独立创业的女强人,一是在爱情上独立不羁的女独身者。如果和她们深谈,你就会发现,她们多半感到很累,前者会遗憾自己没有充分享受闲适的家庭乐趣,后者始终在期待一个可以委托终身的男人。

  让我明白地说一句吧——依我看,“现代”与“女性美”是互相矛盾的概念。现代社会太重实利,竞争太激烈,这对于作为感情动物的女性当然不是有利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真正的女性即展现着纯真的爱和母性本能的女人日益减少,又有什么奇怪呢?不过,同时我又相信爱和母性是女人最深邃的本能,环境只能压抑它,却不能把它磨灭。受此本能的指引,女人对于人生当有更加正确的理解。男人们为了寻找幸福而四面出征,争名夺利,到头来还不是回到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在女人和孩子身边,才找到人生最醇美的幸福?所以,为了生存和虚荣,女人们不妨鼓励你们的男人去竞争,但请你们记取我这一句话:好女人能刺激起男人的野心,最好的女人却还能抚平男人的野心。

  周国平,国内著名的尼采研究专家,以其文采和哲思赢得了无数读者的青睐。大学里曾流传一句话:“男生不可不读王小波,女生不可不读周国平。”除了学术成就外,他的三段婚姻曾经引发过各种各样的猜测。经历了两度离婚,甚至是失去女儿的大悲大痛后,平静下来的周国平曾出版过《周国平谈婚姻》、《岁月与性情》等书,对婚姻作了哲学式的思考。他认为,“婚姻必须是高质量的,真正以爱情为基础。”

  “她跟我是她的一种不幸”

  到广西三年之后,周国平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生活。在周国平书里被称为敏子的姑娘,当时在西藏工作,但空间的距离并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也许是因为农村生活太寂寞,她成为当时28岁的周国平在婚姻上的唯一选择。

  鲁豫(以下称鲁):结婚的时候你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吗?

  周国平(以下称周):嗯,反正折腾了很长时间,总在动摇。

  鲁:你们是在哪儿认识的?

  周:其实我们是在北京认识的,但是就匆匆地见过一面。我们有几个同学一起被分到广西的,所以都是一起出发的,而我有两个同学跟她认识。

  鲁:后来是怎么联系的?

  周:我到农场后,她开始跟我通信。

  鲁:她一开始就很喜欢你?

  周:我觉得她可能是这样,后来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鲁:现在的人无法想象谈恋爱靠四年通信。

  周:对啊,中间还有反复,最终却能坚持下来。我就觉得她跟我是她的一种不幸,我想如果她换一个理工科的知识分子的话,对她可能会特别好特别合适。当然,如果不像我这样的文科知识分子也可能会不错,所以我老觉得这个问题在我身上,因为我觉得我还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人。

  鲁: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不够爱她。

  周:之所以不够爱她,我觉得还是因为我特殊了一点,我觉得换一个人可能会挺爱她的,会比较满意的。因为她确实是一个贤妻良母,她对自己的丈夫会照顾得非常好,另外从交流来说,她的水平也并不低,但是我的要求太高了一点。

  鲁:那段时候又在县委工作,一个自己很讨厌的工作,同时又在这样一个婚姻关系中,你当时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周: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有一段比较平静的时期。因为刚从那个农场出来,农场更枯燥,更单调,没有任何跟外面的那种交往。所以刚到一个县里以后,相形之下还是自由的,有一种新鲜感,但是随后就开始感到一种焦虑了。我在那里一共待了八年半,大概四年以后,我就觉得好一些了,比较能够适应这种状态了,所以又开始比较平静了。我只能在这样一种前提下尽量按我自己的心愿来生活。

  初恋降临,被敏感的妻子察觉

  在湖南和广西生活的这十年多时间,被周国平看作几乎是停止的岁月。正当他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深感无望时,恢复高考的消息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1978年3月,研究生招生开始报名,33岁的周国平毫不犹豫地报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苏联当代哲学专业。

  鲁:你对生活没抱希望的时候,恰恰希望来了?

  周:对,这可能是环境里对我的生活产生改变的因素,考研无疑是一个改变现状的最好机会。

  鲁:你太太那时候支持你吗?

  周:其实我首先是支持她,当时我就想让她考,而且她本来应该考上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没考上。后来那个硕士招生时我就报考了,她应该是支持的,但是我想她当时就已经……

  鲁:有预感了?

  周:我想还是会有隐隐的忧虑吧。

  鲁:1978年9月14日,周国平收到了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的录取通知书。他离开了广西资源县,离开了心事重重的结发妻子。两年之后,1980年的春天,一段恋情再度降临,在周国平的眼里,这才是自己的第一次初恋。

  鲁:你把它称作是你的初恋?

  周:对,从情感那种强烈和真实程度来说就是这样。

  鲁:她是你的同学吗?

  周:不是我的同学,当时我是研究生,她是大学生,当时是北师大的学生。而且那个时候我也把这些事情都跟在广西的敏子说了。

  鲁:这个事儿好像是早晚的。

  周:我想她肯定会有预感的,而且比我更早地有预感。比如说我那个信里面谈到我对性、爱情、婚姻的比较通达的看法时,她就会反应比较激烈。或者是谈到我跟哪个女孩子来往的时候,她也会反应比较激烈。其实后来真正有了动情的恋情以后,反而是不敢再写了。

  鲁:这个事儿你没有写给她吗?

  周:在发生这个事情以后,我去广西探亲了,她也很敏感,从我的态度里面明显感觉到了,所以她就不断地猜。

  鲁:怎么猜的?猜你是不是在北京认识谁了?是不是有人了?

  周:对,所以后来我就承认了,然后她又猜是谁,也猜到了。

  鲁:她认识?

  周:曾经见过。她猜到了,我也承认了。而且因为以前我刚和雨儿认识的时候就写信告诉过她,毕竟那时候觉得没什么事儿嘛。当时她反应就比较强烈,因为我信里面写那个雨儿,怎么可爱之类的,我觉得我写这些是因为觉得自己心里面没鬼嘛。但是她听了以后就都听到心里面去了。

  鲁:可是你心目当中理想的爱情不是一见钟情吗?这次真正的“恋爱”难道是一见钟情吗?

  周:当时我第一眼一看就特别喜欢她,特别喜欢,但是当时我自己这种条件好像觉得她不大可能会喜欢我。

  离婚那天,妻子没有跟我说一句抱怨的话

  很显然,周国平是一个善于用笔来说话的人,而且人总是在文字里比在用嘴说出的语言里面更大胆,因为人会觉得自己躲在文字后边是很安全的,所以当周国平面对我们的镜头谈到自己的感情时,显然比他写书的时候要有所保留。就在与雨儿相恋之后,周国平度过了一段北京的雨儿和广西的敏子共存的日子。

  鲁:那雨儿能够接受这一切吗?她能够接受这个人跟我在一起,但他是不能离婚,也不能跟我结婚的?

  周:当我们真正开始恋爱以后,她在一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能接受的。因为我觉得雨儿也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人,她当时也没有把结婚看得很重要。而且她也觉得敏子挺可怜,她跟我说过,她说她只有你和大山,如果没有了你,那她就只剩下大山了。

  鲁:因为这种恋爱关系你当时的单位是不是还对你进行了批评教育?

  周:对,被知道了以后,当时我们所长就跟我谈话了,就认为你应该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就这样跟我谈了一次话。

  鲁:这时候你们结婚已经多长时间了?

  周:1973年结婚的,到1987年,已经十四年了。

  鲁:这个时候你跟雨儿谈恋爱谈了多长时间?

  周:六年,我们1982年开始谈的。我当时是想,把敏子调到北京来以后才会跟她分开,要不然她太可怜了。而且跟敏子也谈过这个问题,好像就是说我们迟早是要分开的,没想到她当时反应比较激烈,说要分开就现在分,我说现在不能分。实际上她是不愿意跟我分的,哪怕不愿意有那样的“前途”,说是调到北京如何,所以就为调动这个事情其实折腾了很长时间。她原本可以更早调来,因为我早就给她找好工作了,而且那工作要比后来好得多,但她当时就是不来。

  鲁:她很明白,调来以后就要跟他分开。

  周:对,她不愿意这样,所以她是本能地把这个日期再往后拖。等到她真正来了以后,确实度过了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我想那时候她已经看清楚了,分开是不可避免的一个结局。

  鲁:就像你书里面说的,最后她那种处理方式是让你这一辈子都会很尊敬她的?

  周:对,她那天确实是非常平静的,我觉得那种表情都有一种尊严在里面,真的。她跟我一起去办了手续,然后我去游泳,她又陪我去游泳。但前后没有跟我说一句抱怨的话,更没有说一句难过的话,始终保持很平静,我当然知道她心里面其实挺难过的。

  幼女夭折,第二段婚姻出现危机

  在结束了第一次婚姻的一年之后,雨儿真正走进了周国平的生活。很快,他们就有了爱情的结晶,雨儿给43岁的周国平带来了一位可爱的女儿,喜出望外的父亲给这个新诞生的生命取名为“妞妞”。但在出生之后差三天满月的时候,妞妞就被发现患有恶性眼底肿瘤。1991年11月7日的下午,一岁半的妞妞在爸爸妈妈的怀里停止了微笑。为了纪念女儿,周国平写了他生平的第一部纪实文学《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怀念他和女儿的这段仅仅维持了不到五百天的缘分。

  鲁:妞妞不在了,是促使你跟雨儿分开的一个挺大的因素吧?很多家庭在经历这样一个剧变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

  周:它不是一个直接的原因,但是我想是一个潜在原因。事实上,即便妞妞不在以后,我也从来没想过我们两个以后会分离。但是妞妞的事情发生后,确实使得那种氛围很压抑。

  鲁:你们俩都不能谈这个话题吗?

  周:不能谈,实际上要谈是没有什么可谈的。

  鲁:但能在一起哭啊?也许就发泄出来了。

  周:她想起来了就会哭,我就会劝她。

  鲁:你会哭吗?

  周:我当然也会哭,但是主要是她哭我可以劝她,而我哭是不需要人劝的。这一点上写作确实是帮了我的大忙,我难受我可以写,写了以后就感觉好一些。

  鲁:没想过再要一个孩子吗?

  周:想啊,是想要的,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要就发生了其他事情了,所以就有了变化。

  鲁:为了安抚雨儿的悲伤情绪,周国平一直劝说妻子出去结交一些朋友,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妻子竟产生了新的感情,而这段婚外情的另一当事人也与自己熟识。

  她的变化对你的打击大吗?

  周:公平地说,这个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变化,我想是这样的。因为一开始她根本没有想到要跟我分手,她还是觉得跟我是最好的,只是开始有出轨的行为了。那么我呢,其实也觉得我不能跟她分开,但是我发现了这个以后确实挺难受的,应该说打击还是很大的。当然我自己也有责任,因为我当时觉得她那种情况下,情绪那么压抑,我还是希望她能够去跟别人玩一玩。她要有朋友,包括男朋友,我觉得这都挺好的,当时我真觉得只有她是最最重要的,能够让她渡过这个难关是最重要的。所以最后发生这些情况我想也和我的鼓励有关系,但是最后我确实不能接受她有出格的行为。但是我在书里面没有写这个具体情节,我不能写,现在我也不能说这个事儿,因为毕竟是朋友圈里的事儿,所以我不愿意说。事实上,她还是不愿意分开的,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我就很受压抑了,所以我在这种难受的情形下才发生了我后面的恋爱。如果说我跟她一直没有这种致命裂痕的话,我觉得我就不会走那条路。

  62岁,过上今生最适合他的生活

  不久,两人就协议离婚,周国平就此结束了他的第二次婚姻生活。因为有爱而生活在一起,这是周国平和雨儿携手婚姻的初衷;当这段感情最终无奈地结束时,在周国平的眼里,他和雨儿的种种过往、段段记忆也就成了无人收留的孤儿。这时,红出现在了他的生活里。

  鲁:那时候你的生活状态是跟雨儿已经分开了吗?

  周:那时候还没分开。形式上实际还是在一起的,但是已经是心有芥蒂了,我心里面已经是很难过了,而雨儿的事情也恰恰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所以后来我记得和红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我挺喜欢她的,觉得她挺可爱的,一方面因为当时我自己的心情很压抑,所以突然感到一下子有一束光进来了。事情就这样开始了,但不是马上开始的,还是过了一段时间。

  鲁:起因是她来采访你是吧?

  周:实际上是替一个报社来完成的,属于别人委托她的。因为她本身是没有采访任务的,她就是我们社科院的研究生,哪里来的采访任务,完全属于非常偶然的一件事情。

  鲁:采访得好吗?

  周:采访得很好,就是什么都没写出来。

  鲁:1997年10月,52岁的周国平与比他小22岁的红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婚姻生活,并在其后有了他的第二个女儿——啾啾。如今,十年过去了,已过62岁的周国平说,他过着今生今世最适合他的生活,一种平静而又充实的生活。

  你现在已经度过那种蝶变期了吧?就是包括所有的一切动荡挫折?

  周:所有的一切我可不能打保票,但是我觉得至少现在我能肯定的一点就是我不愿意有什么大的变化了,我觉得眼下这种比较稳定、比较安定的生活特别好。

  人物名片

  周国平,1945年生,上海人。1962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68年毕业后到湖南农场劳动。1978年恢复高考后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先后获得哲学硕士、博士学位。1996年以其怀念夭折女儿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而闻名,并被列入畅销书排行榜。现为国内著名的尼采哲学研究专家,出版各类著作20余种。此外,还著有《周国平文集》,并和摇滚歌手崔健合著《自由风格》。


  读周国平从他的《守望的距离》开始,这本《妞妞》是第二本。两本书都很值得看。

  关于《妞妞》这本书,我想大多数读者流泪都是在妞妞病重时,懂得地独自忍受病痛的折磨,用天真无邪的笑容给爸爸妈妈以宽慰。我不知道一个一岁

  多的小孩何以如此懂事,如此惹人怜爱,让人觉得那原本也许可以避免的病痛附加在这样一个小生命身上是如此残忍,却又那样无可奈何,这是这无可奈何,让我们不禁潸然泪下,可怜的妞妞,可爱的妞妞。

  读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周国平的后记引起了我更大的兴趣,这个感触来自于他和雨儿的故事。从前文的叙述中我大概认为,雨儿是一个性格乐观、直率、容易满足,并且热爱家庭生活的人,她和周国平相识多年,因其才气而被吸引和折服,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周背后的女人(文中他俩的对话让我判断出雨儿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因此,如此说起来,他们应该是有比较牢固的感情基础的,而且经过多年的相处彼此磨合得十分默契了,结婚生子,与子偕老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由于妞妞的出生和去世,这对夫妻分道扬镳,多年的感情堡垒轰然倒塌,无法补救。

  我在想,为什么妞妞的离世会让她的父母无法再共同生活下去呢?从文中的细节我个人主观臆断,这个分手的主要原因在于周国平本人。文章的后半部分周国平写到几年后雨儿在和女友聊起妞妞的往事,聊着聊着突然问女友的衣服是什么料子的,再加之雨儿性格豁达大气,我据此推断,妞妞的事在她那已经在慢慢淡忘和过去,她还提出要再给周生个女儿,名字叫做妞妞。但是,周国平爱女儿太深,他在文中自称他是抱女儿最多的人,加之他为人敏感多情,很多次见女儿病痛发作都哽咽落泪,父爱之深可见一斑。人们常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想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周国平初为人父,对这个乖巧、聪明、懂事的女儿有太多太深的感情,再加之时常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及早下定决心为妞妞做手术导致了她过早离世,心中的爱和悔交织在一起,即便是妞妞过世多年,仍旧不能从心结和思念中走出来,成了周国平的心病。

  而这个心病,由于雨儿的存在始终无法消散。我始终认为,男人最纯粹、无私,最没有杂念、最毫无保留的爱就是父爱,尤其是给予女儿的父爱,这种爱在对其他人的爱面前比较起来,是第一位的。虽然周国平对雨儿有着深深的爱情以及多年相处沉淀下来的亲情,可是在这浓烈的父爱面前,情爱变得不堪一击。为了彻底走出妞妞的阴影,周国平必须要忘记,可是雨儿在一天,他变无法彻底遗忘,无法忘记自己对妞妞的想念,对妞妞的爱,对妞妞的愧疚和悔恨,因此,他只能选择离开。离开雨儿,离开妞妞的母亲,离开妞妞住过的房子,离开与那段回忆有关的一切人和物,于是,他和雨儿离婚。

  我不知道雨儿当时是怎样的反应。我猜测以她的聪慧,应该知道周国平的无可奈何,因此,纵然伤心,也甘愿放手让他离去,所以,其实两个人分手后并不仇恨,可以做朋友,时常电话联系和交流。我也为雨儿不甘,只是,爱一个人,就应该让他活得快乐些、自由些。我想,雨儿一定也是这样想的。有妻若此,周国平应觉得此生无悔。
打赏 微博 QQ 微信
文章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Run by xinjiance.com Email: emsn@qq.com|手机版|QQ: 839371368|新检测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 2018 新检测网 版权所有 | Email: ems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