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检测

新检测 首 页 观 点 查看内容

陈平原:有感于“学术腐败”

2017-4-1 01:05|发布者: 新检测|阅读: 188|原作者: 陈平原|来自: 《学术界》2000(4)

[导读] 在杜绝“假冒伪劣”的同时,更加关注并扶植健康力量的成长。今日中国的有识之士,为何普遍对“学风败坏”啧有烦言,一是“假冒伪劣”的面积太大,已经溢出可控范围;二是这些弊病大多没有得到及时的揭露,更不要说有效的制止;三是泥沙俱下,学术的正面形象没有得到真正确立。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领域,都存在着“假冒伪劣”——这话没错,但不应当成为中国学界自我开脱的理由。因为一般人眼中的“大学教授”,知书达礼,清高廉洁,其人格与操守应当成为整个社会的楷模。可惜的是,如此“美好的想象”正在逐渐瓦解。连无数年轻人心目中的“精神家园”都不太干净了,这世界还有什么“净土”可言?正是由于此前公众对大学以及大学教授的期望过于殷厚,乍一听“学术腐败”这样刺耳的提法,才会显得异常激动。

  至于学界中人,早就有所觉察,呐喊、建议、冷嘲、抨击,起码也有十年的历史了。遗憾的是,大环境改不了,连小环境也有日渐恶化的趋向。在我看来,所谓“学术腐败”,指的不是滥用职权、接受贿赂、贪污公款等应该由司法机关来查处的罪行或过失。这方面,大学教授无权无势,普遍很难“大有作为”。当然,也可自我解嘲,说是“不能也,非不为也”。但如果略作变通,将某些学者著书立说时的着意造假、变相抄袭、仗势欺人、废话连篇,以及为谋求发表、出版、获奖而采取种种卑劣手段,作为“学术腐败”来描述,我相信许多同行都深有同感,不觉得是什么“危言耸听”。至于为何将某些读书人之缺乏“职业道德”,或曰“学风败坏”,与鸡鸣狗盗之徒的“假冒伪劣”相提并论,那是因为二者都缘于同样的利益驱动。

  古已有之的“学而优则仕”,加上现代版的“学而优则商”,使得读书人自我实现的可能性迅速增加,这本来是大好事。可由于红黄黑三道(从政、经商与戴博士帽且固守校园)的实际收入悬殊,教授们不再满足于一张平静的书桌。于是,“读书人成堆”本来就有的毛病,如果再添上官场的做派,商场的手段,焉能不令人扼腕。在如此浮躁的时代,独独要求教授们“心如止水”,是不现实的。好吧,那就退一步,暂时搁置“为万世开太平”的宏大志向,就讲各行各业都必须遵守的“职业道德”。传统中国讲究“学为政本”,如果连历来相对正直高雅的学界,都抵挡不住歪风邪气的侵袭,那么,所谓“世风日下”,将是无可挽回的了。

  但是,这种话说多了,不但讨人嫌,连自己都觉得没意思。因为,问题明摆着,用不着目光如炬,稍有悟性的人,都明白症结所在。可要真正解决,却没那么容易。管不了别人,那就“从自己做起”。九十年代中国,致力于重建学术道德与学术规则的,是一批并无权势的读书人,以及其创办的各种学术集刊。比如,《学人》、《中国文化》上关于学术史与学术规则的讨论,《中国书评》、《现代与传统》上关于规范化与本土化的争辩,都可看作学界同人进行自我反省以及寻求突围的“悲壮的努力”。我曾经应邀广搜此类文章,编成一册《学术史与规范化》。本以为可以“立此存照”,可出版社后来另有所谋,慷慨地补偿了我的“经济损失”。要不,关于九十年代中国学者的挣扎与努力的记忆,不至于如此苍白。

  有一点,我坚信不移,学界的“自我清洁”,必须双管齐下:在杜绝“假冒伪劣”的同时,更加关注并扶植健康力量的成长。今日中国的有识之士,为何普遍对“学风败坏”啧有烦言,一是“假冒伪劣”的面积太大,已经溢出可控范围;二是这些弊病大多没有得到及时的揭露,更不要说有效的制止;三是泥沙俱下,学术的正面形象没有得到真正确立。套用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年轻一代多半并非故意走歪路,而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模仿目标。这一点,九十年代蔚然成风的学术史研究,在借“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来树立榜样,获得方向感,并解决自身困惑方面,可能不无小补。另外,匿名评审制度(包括研究课题、博士论文、学术期刊)的引进与逐渐推广,有利于培养正气,从制度上杜绝各种歪门邪道。遗憾的是,站在“学术打假”第一线的书评,至今仍处境艰难。最近几年,学术集刊上,偶尔也发表严肃的批评文章,再加上新闻界迅速跟进,社会影响很好。

  可欢欣鼓舞之余,必须明白,整本整章的抄袭,实在是太拙劣了。而抵制学风败坏,一旦超越“人赃俱获”的“抓贼”,便举步维艰。过去是杂志不敢登,现在则是作者不想写——为一则书评开罪于人,实在不值得。碰上睚眦必报的小人,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仅限于报纸上对骂的,即便理据不足,也还光明磊落;真正可怕的是打小报告,写匿名信,散布流言蜚语。这就迫使批评者只好“柿子拣软的捏”——起码知道对方对自家生存不构成致命的威胁。如此“百有禁忌”,必然使得批评的严肃性及其力度大受影响。

  至于最近时兴的“酷评”,会有很好的市场效应,但不见能解中国学界被“假冒伪劣”困扰之围。相反,我担心“酷评家”夸张的姿态以及过于轻巧的言说,会使真正有见识能文章的学者掉头而去——或为避趋时之机,或干脆就是羞与为伍。若如是,则实在太可惜了。毕竟中国学术的健康成长,离不开一大批能体贴、有见地、讲道理的好书评。
新检测(www.check.cc),论文检测集大成者,点此进行论文检测 >>>
收藏 分享 邀请
文章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un by xinjiance.com QQ: 839371368|Email: emsn@qq.com|新检测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返回顶部